当前位置:大佛指银杏网 » 银杏资讯 » “摇钱树”缘何难摇钱?

“摇钱树”缘何难摇钱?

白果卖不出去了,昔日的“摇钱果”,现今成了“道旁苦李”。

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,银杏种植被作为一项农业产业后,一直被不少乡镇,视为农业结构调整的“摇钱树”。

全国到底有多少个“银杏之乡”?从银杏经纪人口中,记者得知,主打银杏产业的乡镇和乡村,不下百个。

一向被视之“特色产业”的白果,缘何今年遭遇市场寒冬?行情有没触底?来年是否有好转可能?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。

银杏产业何时兴起?

20年前,开始大规模种植

银杏在扬生长至少有着千年以上历史。但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,扬州农民对于银杏的认识,还是出于一种“神秘”,从未想过有一天,银杏也会如种稻一般被广泛种植,并成为家家户户的“摇钱树”。

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前期,头桥镇迎新村的部分村民,从泰兴等地,看到了种植银杏的甜头。先是个别村民从外地移栽至庭院家前,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房前房后种植。

喻翠芳家门前的五六棵银杏树,就是在那时的情况下栽的。“那时的白果贵呢,上世纪80年代后期,每斤三十至四十元。”喻翠芳说,可那几年,自家的银杏树还没到坐果的时间,只能眼馋。后来,等她种植的银杏坐果了,第一年就卖到了近30元一斤,一棵树就卖了300多块钱。

“那时的300多块多值钱?种地能收入这么多吗?一棵树就赚这么多,简直就是‘摇钱树’。”喻翠芳说,那时的花粉也贵,一斤要四五十块钱,但再贵也舍得买来授粉,很多村民都如她这般,尝到了银杏赚钱的甜头,几乎家家都成了“果农”。

记者从白果经纪人周正涛那里,也印证了当时农民的喜悦。他称,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前期,由于银杏的药用、食用价值被宣传后,对白果的需求大增,那时的白果售价,高达每公斤60元至80元。

“遇到‘小年’,白果的价格甚至能卖到每公斤一百多元。”周正涛说,单靠栽几棵树,就能年年收果卖钱,对于农民来说,吸引力也非常大,家前房后,有空地的地方,全被栽了银杏树。银杏被农民视为“摇钱树”,白果被视为普通人吃不起的金贵神果,成了当时农民的普遍共识。

银杏价格如何变动?

2008年迎来第一个寒冬

“2010年前,单头桥镇,光成片的银杏林,就超过2000亩以上。”村民徐子龙说,那时经过乡镇间道路,可见到成片的银杏林。

记者查阅的相关数据,也证实了徐子龙的说法,2010年前,单就头桥镇,成年银杏8万余株,年产银杏600余吨,各类银杏加工产业,也曾一度如火如荼地开展着。

2002年,一直被“杏农”认为是一个转折年,那一年,白果的价格,还维持在每斤15元以上。但自从2002年后,白果的价格从每斤10元、5元,就开始一路下跌,直到2008年,迎来价格的第一个“寒冬”,每斤才2元左右,最后竟跌至1元。

当时,包括喻翠芳等村民在内,都一直以为是银杏坐果“大小年”所致,毕竟那一年,银杏果结得确实多了一些。但2009年的白果行情,并没达到“果农”的心理预期,一直到现在,行情仍未好转。

银杏产业的发展遇到困局。

2010年,越来越多的村民,开始算着一笔账:一亩地种40株银杏,银杏树大多都十几年树龄,照料得好的话,挂果多在40至50斤,按1元/斤算,一亩地顶多收入2000多元,而一亩银杏,每年要施两季肥,约需400元左右,授粉和采摘要雇工,按10个工算,每个工支付六七十元,折算下来,一亩地的毛收入,顶多千元,若赶上“小年”,卖白果的钱还不够付工钱。

市场环境的恶化,当地政府也开始想办法提高土地的产出效益,包括利用树间空隙,来套种经济作物,但种种办法,还是没有回转部分果农的失落之情。

迎新村村民老陈家的十多棵银杏树,就是在那时,憋着一股劲,砍了个精光。后转行种起了蔬菜,没想到,最后蔬菜的收成,竟比卖白果赚得多。原先吃不起的金贵之果,竟然还卖不到青菜的价。而后,村民开始“冷落”银杏,任其疯长,甚至到了防虫和授粉时节,也不想过问。村民喻翠芳今年花了5元钱买了花粉给几棵粗壮的银杏授粉,她竟嫌粉受得多了,挂的果太多,扔起来也麻烦。

银杏市场为何低迷?

深度加工不振是原因之一

价格大跌的市场寒流一时难以逆转,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?

对于白果价格急剧下跌的困局,有农业专家分析,现在银杏主要还是依赖市场自身调节,政府干预相对较少。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,银杏深加工的企业很少,一旦外需下降,本地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的银杏。

头桥银杏协会理事长张森林也认为,前些年白果价格居高不下,银杏的种植量也急剧膨胀。而相反,对应的银杏产品迟迟没有打开市场,更多的地方,还是将银杏的收入停留在卖鲜果的层面,导致银杏鲜果的供应量,一直供大于求。

另外,张森林分析,缺少用果量大的深度产品,也是导致价格一路下跌的原因之一。

那么,白果价格的持续下跌,是不是很多人分析的那样,缺少深度加工产品,导致市场需求日渐萎缩?

对于这一说法,张森林有着自己的见解。他说,就算有很多深加工企业,消化很多鲜果,怕也难改白果价跌的颓势。“白果加工成食用产品,一直接受度就不是很高。”张森林说,白果的效用仍停留在药用的接受度上,吃多了会有不良反应等宣传,令白果加工食品的接受群体有所限制,销路上也一直难以打开局面。

从白果经纪人郑全林那里,记者也了解到,不少地方包括银杏叶、银杏果加工企业,发展势头不是很好。“你看那银杏叶茶,现在市场能有多大?”郑全林说,市场是很现实的,需求在萎缩,产的果子越来越多,不跌才怪。

“农民是很现实的,再这么不赚钱,弃种的只会越来越多。”张森林说,就目前的产量等看,据他估计,砍树卖树等的减少,占到5%。

在泰兴宣堡北森村村委会主任徐书国看来,砍树卖树现象要严重得多。徐书国说,去年是银杏挂果的“小年”,村里上千亩的银杏,产量才20多万斤,而今年适逢“大年”,产量达到了六七十万斤。

徐书国说,按照“两小一大”的规律,明年和后年,白果的产量应有所减少,价格可能会有所回升,但种植量的基数在那里,从这几年的行情来看,涨也涨不到哪里去。

(大佛指银杏网)

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描述。

本文由 ©大佛指银杏网 ,整理发布。